中国原榨橙汁领航者

About Paisenbai

  • 我生在长江边,每年秋冬季,峡江两岸总是点缀着金色的果实。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我小学的劳动课上,学校常安排同学们代一些企业加工橘瓣,记忆中较深的有铜罐驿罐头厂。经一双双小手剥的橘瓣供工厂做罐头,瓣丝则供药用。遇到丰收大年,更经常看到金灿灿的硕果残挂在枝上,随风雨飘坠,腐烂在破土里。长大下乡当知青时,更看到果农的艰辛,对果贱伤农有很深的感触。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世界三大传统饮料之一的橙汁渐渐地走进了我们的生活。我意外的发现这些甘美的橙汁竟然都来自巴西和美国。无奈啊,为什么我们这个拥有近五千年柑橘栽培史的原产国,却做不出自己的橙汁呢?从此,我心底便有了一个梦——在故乡编织一个屹立于世界柑橘王国的梦。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和我的同仁们走进了三峡库区腹地,从此开始了漫长的柑橘路。通往梦想的路,没有谁能一步登天,创业路上充满了荆棘。初试锋芒,我们就碰到了“软钉子”。2001年,在政府的支持下,企业也无偿投入数百万元,在忠县石宝、涂井帮助农户建现代化标准果园,免费培训、免费规划设计、免费赠送苗木,组织村社干部和果农代表到企业示范园实训参观……苦口婆心的宣传推广,加之村镇干部的反复动员劝说,已规划好的16000多亩地种下的还不足5000亩。尽管初战受挫,但我们并没有气馁,这5000亩高标准果园将是我们圆梦的起点。

    “桃(树)三,李(树)四、柑(橘)八年”柑橘苗栽下后3至4年才能挂果,7至8年始进入丰产期。忠县地处三峡库区腹地,所建5000亩果园的石宝、涂井更位于贫脊的山地。这5000亩地果农的贫困是现代城里人难以想象的。我们在为涂井果园作规化设计时,由于不通电,无法使用电脑,故涂井果园的规划设平面图是我们技术人员点着煤油灯用手工绘制的。同栽种普通粮食作物到改种柑橘苗到挂果的前3-4年,尽管政府给予果农一些补贴,果农通过务工收入解决了基本生活,但大多数果农却没有能力支付这挂果前3年果树管抚的农药肥料费。针对这一现状,为了柑橘王国的梦想,我们又提供资金支持,为果农垫付了前三年的管抚费用......

  • 功夫不负有人心,几年后,第一批栽植的果树已硕果累累,如今的涂井果园已成为忠县、重庆乃至全国现代化标准果园的样板,全村300多户果农家家都是万户,五万元、十万元户。那些最初不愿栽种柑橘的农户纷纷埋怨干部:你们干部觉悟高,当初为何不强制我们栽种呢?

    成效的逐步显现,让许多村庄争先恐后的想栽种柑橘,2005年,我们果园规化部来到忠县双桂镇,考虑到示范效果,将地质、土壤条件好的村庄纳入第一批建设。工作中,技术部李主任被双桂镇xx村书记带着一帮村民团团围起来,后来,该村坡地陡峭,土质贫脊,未纳入第一批建设规化,该村书记带着部份村民代表赶来“说情”。年过七十的老支书越说越激动,“扑通”一声跪在李主任面前,说他带着全村人的嘱托,若不答应把他们村纳入第一批建设,他就不起来......望着白发苍苍,眼眶通红的老支书,在科研单位工作了几十年,一生严谨的李主任也只好破例了。

    果园是橙汁生产的第一车间,而果农则是第一车间的主人和具体营理者,如何保障果农的利益是关于柑橘王国梦能否实现的关键。如果做传统浓缩汁,巴西、美国土地资源的丰富、规模化生产效率的优势不仅会使我们的企业难以生存,更将由于原料的收购价格过低而影响果农栽培柑橘的积极性。经过反复论证,公司提出生产NFC橙汁。当时,国内外许多专家都认为生产NFC橙汁需成套管理技术体系。中国不可能生产出NFC橙汁来,更有甚者说我们没有学爬就开始跑。

    困难挡不住追梦的人,经数年磨砺攻关,2004年我们终于伴着梦的节拍建成中国第一家NFC橙汁示范生产线,中国结束了不能生产高端橙汁的历史。派森百NFC橙汁以100%天然、100%纯正、100%健康的原生态,原汁原味呈献给世人。

    果实在吸收阳光精华之颠峰期采摘,果实在离树24小时内完成加工,全程链,宅配到府。派森百汇集库区数十万果农的心血,以高品质,优服务把第一个具有自主民族品牌的橙汁饮品奉献给国人。派森百不仅成为重庆市政府接待指定品,也进入人民大会堂和中南海。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三峡库区与巴西、美国三足鼎立的柑橘王国梦将要实现,人们在谈到巴西圣保罗州和美国佛罗里达时,一定还会喊出另一个响亮的名字——中国重庆。

    一个绚丽的梦,总是由一个个闪亮的光环组成,在我的柑橘王国梦里,从原料、加工到销售、服务,同样闪烁着一个个闪光的亮点……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player.